返回
颈动脉狭窄病例

北京脑血管病医院

五年老毛病卷土重来,金主任为他解除痛苦

发表日期:2019-04-04 09:19     来源:航空总医院

  今年61岁的吴先生来自山西,他的儿子在太原工作,是一名项目经理,去年刚生了一个儿子。吴先生去年也就没有再出去打工。他在家里接了一些小零活,得空的时候就逗逗他的孙子。一家人过得幸福快乐。然而这才刚刚过上了美好的生活,而吴先生的身体却出了状况。

  一天,吴先生抱着他的孙子在院子玩耍时,突然感觉到自己腿脚无力,眼睛看不清东西。 “当时,我觉得自己像是踩在棉花上一样,眼前一片模糊,什么都看不清。我赶紧把孙子放在地上,我也坐下来休息了一会。过了一会儿,才轻松一些。”吴先生心里有些犯嘀咕:“已经都五年了,这老毛病不会又复发吧。”在太原工作的儿子听到了这个消息后马上赶了回来。原来,这已经不是第一次犯病了。五年前,吴先生突然头晕,视力下降。他去了太原一家医院,头部进行了CT扫描,结果显示右颈动脉狭窄。医院给了他做了支架置入手术,病情也好转了。吴先生说当时他觉得病已经好了,也就没再注意。这五年也很正常。这次的状况让吴先生有些怀疑是不是5年前的老毛病又犯了。

颈动脉

  儿子说,这次必须找一家好医院来彻底治愈这种疾病。经过打听了解,家人带他来到了北京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。头部CTA检查显示左颈动脉狭窄40%和右颈动脉狭窄80%。金脑神经外科主任金教授说,患者的腿部虚弱,视力模糊,这是脑缺血的典型症状,这是由颈动脉狭窄引起的血流不畅引起的。

  金永健教授介绍,颈动脉狭窄的治疗方法有两种。一种是介入血管支架治疗,另一种是颈动脉内膜剥脱术。这两项手术各有适应症。“ 吴先生五年前已经做了支架,但现在有形成狭窄,而且还是严重狭窄。做支架肯定是不行了。唯一有效的方法是进行颈动脉内膜剥脱术,把内膜和支架包括斑块堵塞物一并剥除,恢复颈动脉管腔通畅,改善他的脑供血不足及临床症状。”

  金教授说,在航空总医院实施颈动脉内膜剥脱术是在显微镜下进行的,以确保手术的安全性。手术颈部切开10 cm切口,找到颈动脉,暂时夹住颈动脉远端和近端,然后切开颈动脉,剥离病变的动脉内膜,使颈动脉内壁光滑,内径恢复正常尺寸。

  金永健教授带领团队全面评估吴先生的病情。他认为患者病情严重,症状明显。术前检查没有明确的手术禁忌证,适用于颈动脉内膜切除术。 2019年2月4日,吴先生接受了颈动脉内膜切除术,金永健教授亲自接过刀。手术持续了一个半小时,非常成功。金教授说:“现在已经手术切除了颈动脉内膜和梗阻,血流畅通无阻。”

  当吴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时,他兴奋地说道:“我觉得我的精神比以前好多了。我的眼睛也好了很多。我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东西。金教授真是厉害了。我非常感激。 ”

  【专家介绍】

金永健

  金永健,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脑血管神经外科主任,留日医学博士,硕士研究生导师,教授,青年神经外科专家,日本神经外科关西地区脑血管病神经外科分会会员。擅长脑血管狭窄、颈动脉狭窄、脑梗塞、脑供血不足、椎动脉狭窄等的支架置入手术、内膜剥脱手术,烟雾病的脑血管搭桥手术,动脉瘤、脑血管畸形的神经介入手术及微创手术,顽固性偏头痛的显微血管减压治疗等。曾成功为国内最小(2岁)的烟雾病患儿实施联合血管旁路手术。

  于1997年4月开始在日本国立高知大学神经外科攻读医学课程博士,以日本著名神经外科专家森·惟明 (Mori ) 教授的指导下 , 专攻脑血管病的临床诊疗以及有关的基础研究 , 于 2002 年 3 月获得医学博士学位 , 并在全日本规模最大的脑血管病治疗中心(大阪国立循环器病治疗中心神经外科 )学习进修。在留学期间拜著名脑血管手术、介入外科专家永田泉( Nagata ),森贵久( Mori)为师,共同参与颈动脉狭窄内膜剥脱术、烟雾病血管搭桥术、动脉瘤夹闭术 、动静脉畸形切除术、脑积水分流术等的手术治疗近 300 余例,参与动脉瘤破裂弹簧圈栓塞术、动静脉畸形栓塞术、动静脉瘘栓塞术、血管狭窄支架置入术等脑血管病的介入治疗达 200 余例。并成功将烟雾病的联合血管旁路手术引入国内。回国后完成烟雾病、颈动脉狭窄等脑血管病的手术及介入治疗、偏头痛的外科治疗1000 多例,于2004年获得“北京卫生系统经济技术创新标兵”称号。于此同时,发表相关论文十余篇,其中包括较有影响力的国际级论文2篇,获得北京市首发基金项目 1 项,留学归国人员基金 1 项,清华-裕元医学科学研究基金1项。

  出诊时间:每周二上午

  联系电话:010-58554765